439新的开始(第四更-求订阅啊)
    夏极这一吻后,就捧着面前女子的脸庞,他觉得心底产生了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白桃花刚好抬眼,杏眼藏娇,春雾弥漫,羞羞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在不过三四厘米的空间里对上,忽的,一股旖旎的气息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白桃花眼里,自家主上的脸不仅忽的红了,而且还带了些疑惑。

    她飞快地凑过去,蜻蜓点水般地在他左颊上一点,又如受惊小鹿般急忙回来,然后翻滚入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夏极摸了摸脸颊,心跳居然快了。

    脑海里产生久违的声音:“上呀,还等什么,快上呀,你是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——这是?

    他一边想着,一边走出屋舍。

    在脑海里叫唤了一声小青牛的名字,但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他曾经承诺过小青牛,无论多么危险,都会在最后关头把它拉回来,所以小青牛才敢去浪,可是为了让异常被减少到最低程度,他是真真正正地在最后一纳秒的时间里,才把元神收回的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小青牛是在圣人攻击下回到了最初的“好色小人”的状态?

    如梦令,道心种我又统统归入了夏极的意念之中,一千五百余年的灵气也汇总回了元神之中,小青牛所有的经历、记忆自然也叠加入了主体之中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。

    如今的小青牛已经不存在了,它的因果全部融合为了夏极的,而小青牛回归到了最初好色小人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在预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夏极脑海中开始复盘一些他和道还真相处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曾经做过一个噩梦。

    那是在与道还真共赴巫山云雨之后,他走下床榻,却是沉入了地面。

    然后又和道还真来了一次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应该是道还真编织梦境失败了一次,可惜小青牛却单纯以为是噩梦。

    画面再一闪。

    道还真站在飞艇甲板上,面对着金袍帝子失去理智般的怒吼“为什么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只是淡淡回了一句“你真是什么都不明白啊。”

    当时小青牛还以为道还真被自己迷住了,现在看来,帝子确实什么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帝子就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,做事儿虽然有理有据,甚至还会布局,但稍稍出点儿事,被那么一卷就带入虚虚实实的假象里,根本爬不出去。

    过往的画面,一幕一幕闪回...

    他站在歌舞团的屋檐下,眺望着院里新生的柳绿。

    极远之处,好似有一个身裹小襦裙,裸着小腿,凌空度虚的圣洁女子,她坐在星空之间的黑暗宇宙里,轻轻晃着腿,她身后影影绰绰,虚虚实实,看不真切,充满神秘。

    “圣人令被消耗掉了,道还真从暗处走到了明处,妖皇从仙佛舞台退下了,天地之桥还未连上,仙人如果想要下凡除非降临,而月宫的情况我也摸索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夏极唇角翘了翘,伸展了个懒腰,“看来是时候从幕后走出了,妖元那一堆烂摊子,可得我去收拾呢。

    道还真应该会去人间吧,毕竟小青牛那一堆话可没有白说,她会去人间寻求大道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暂时分道扬镳吧,你玩你的,我玩我的,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说不定还能坐山观虎斗,驱虎去吞狼,那就是地藏和马面的主场了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此时,一片灰白的世界里,道还真神色淡漠地正走着。

    这里是梦境世界。

    她又走了一遍,再复盘了一遍,然而对于至始至终根本没有露面的夏极,她是猜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待到再睁眼,她一挥雪色斗篷披覆在肩上,小手一挥,却是一方奇异的蒲团出现在她足下。

    雪足踏着那蒲团,身形急掠向远方。

    大概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她终于在第三峰的深山老林里寻找到了帝子。

    如今的帝子双眸血红,气质早没了最初的狂放威武,反倒是带着无比的凶煞,好像是择人而噬的凶兽,看谁都想杀。

    道还真在云端踩着蒲团,俯瞰着帝子,看了一会儿便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你既为妖魔,今日饶你一次,也算是了结过往因果。

    仙妖之间,从来不乏叛变者,大道之前,从来没有多余感情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道还真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蒲团显然是个厉害的宝物,卷着道还真飞快地往西边去了,就算有修士看到,也只能隐约察觉一阵灼热的风掠过。

    “无心,我给过你机会,你天赋异禀,口吐圣言,如果你真真正正地随我一起修炼,心无旁骛,甚至把一切都与我坦然,那么还真说不定还真把你当做道侣,只可惜你起初便是用心不纯,如此也算是自食其果,怪不得人。”

    道还真摇摇头,她并不惋惜小青牛的死,因为她心底从来都没有情,她目光眺望远处,“只是你说人间红尘,乃是历练的最佳之地,不入红尘,不窥天道,玄之又玄,妙不可言,那还真便是听你的,去看看这一世繁华吧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返回人间的飞艇之上。

    有桃花百里歌舞团,还有一众未曾有着仙缘、正在唉声叹息的大周强者。

    忽的,有一个歌舞团的乐师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呢?大小姐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歌舞团的人都开始找。

    找了很久,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有人一想,问道:“会不会在大公子屋里?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的屋门关着。”

    歌舞团又请艇上的武者帮忙,武者倒是也没拿架子。

    在敲门很久没人答应后,武者就是一掌震开了门锁。

    哐当。

    铜锁落在木板地上,空旷的钝响如鼓槌槌打在心头。

    然而,大公子的屋里也没人,只有一滩床下的血迹,还有两件残破的衣衫,看样子是大公子和大小姐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胆小的乐师直接尖叫起来,抱住身旁的闺蜜。

    一众武者顿时也觉得悚然,空气都凉飕飕的,然后都加大力度,开始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整个艇被寻了个底朝天,也没看到大小姐,不仅如此,大公子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时值初春,然而料峭春寒,海上犹甚,一入夜晚,竟然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歌舞团,武者急忙请了坐镇此处的修士来帮忙。

    忙活了一整晚,他们终于发现了一只可怕的蚊子妖,那蚊子妖从黑雾里显身,如同小猪子那么大,而细长吸管上还是血淋淋的,腹中更是饱饱的,显然刚吃了什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/wobuxiangdangyaohuangderizi/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