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南溪村的一夜

“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。”魏凛落回地面上,“会不会是这南溪村人发现了有外人到来,集体都躲到了什么地窖之中,我们没有发现罢了。”

徐潇潇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,倘若是因为我们的突然到来而躲起来,那这家家户户的砧板上应该还有未下锅的菜,炉灶中应该会有生火的痕迹。如今炉灶没有温度,砧板上没有菜蔬,由此看来,这南溪村人集体消失的时间应该比现在还要再早一些,但是也不会早太多,毕竟这马厩之中依旧还有未吃完的稻草。”

魏凛点点头,继而指着门板上的图案问道:“潇潇,你看这些房子的大门上,都有这个人骑飞龙的红色符号,这是个什么意思?这符号看着极其诡异,在夜色之中看得有些慎得慌。”

“走,我们挨家挨户去看看,是不是都是一样的情况。”

二人花了半个时辰查遍了村中所有的房子,每间房子都大同小异,整座村中没有一个人影——诡异的是,每间房子的大门上都有用红色墨水画成的人骑飞龙符。

“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?”

徐潇潇用手指擦了一下那个符号,放在鼻尖下闻了闻——是很普通墨水的味道,就如同在街边的市场都能买到的那种。她的大拇指与食指揉搓着,慢慢地有些黏糊糊的感觉。

“画这符号的墨水貌似并没有干多久,看来在门上画符,并不是南溪村固有的传统,应该是近几天他们主动画上去的,或者是……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是那只将整村人弄不见的黑手做的。他劫完整个村子的人口,在每户人家的门前留下了这个痕迹。魏凛,你可信这世间存在鬼神?”

“自是不信”

“既然不信,为何见到这符号时,显得如此惊慌。”

“虽是不信,但……”魏凛想到这里,哈哈大笑起来:“姑娘教训的是,我既然不信鬼神,那何必感到害怕。不知姑娘信鬼神否?”

“我也不信。在我看来这件事无外乎有两个可能,第一,大约在一天前,所有南溪村村民一齐主动离开了村子,第二,也是差不多一天前,所有但南溪村村民被迫离开了村子。倘若是第一种可能,则不可能不关好门,倘若是第二种可能,则应该会有打斗的痕迹。没有一种可能性符合现在的状况,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。”

魏凛陪同徐潇潇走到了南溪村中的山溪旁,溪水永不停歇地摩擦着山石,原本悦耳的声音在这无人村的夜晚中显得如此的诡异恐怖。

“其实还是有一种情况符合。”魏凛俯下身去,将手放在溪水中冲洗,山溪的冰凉清澈之感簌簌地窜入指尖:“如果说,有一件事全村人需要一齐出去,本以为只需半个时辰便可返回,但在出村之后都被什么人抓住,是不是就符合了如今的情形?”

徐潇潇点了点头:“南溪村地处偏远,周围没有村子,想必整个村庄人口消失的过程中,也不会有什么目击者。如今之计,就是去这南溪村所属的州县府,让他们调查此事。”

“那么晚了,我们夜间赶路?”

“那倒是不必,既然这村中无人居住,我们挑一户先住一晚,走之前将银子留给他们就行。”徐潇潇的声音突然有一丝波动,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:“我就不信,我们二人在这村中,会有恶鬼来惊扰不成。”

魏凛听了这话,表面上没说什么,心中偷偷一笑。看来徐潇潇毕竟是姑娘家,对于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还是有一些畏惧,刚刚说的最后一句,明显是在给自己壮胆。魏凛也是冰雪聪明,看破不说破,与她一起在这溪水旁找了户人家,直接就住了进去。

包裹中带着的干粮虽然够吃,但既然有现成的锅碗瓢盆,为何不用?徐潇潇虽然心中仍有着一丝对于鬼神的恐惧,但依旧想吃上热乎的饭菜。她指使魏凛去外边院子里拔菜,自己在厨房中清洗了炉灶,将这户人家中米缸中的米盛了半锅蒸上。待魏凛从外边搞来几株菜蔬后,清洗干净切片下锅。魏凛坐在桌子旁,有些惊讶地看着徐潇潇娴熟地完成这一连串的行为。

不出半个时辰,一桌菜便做齐了上桌。虽然没有大鱼大肉,但也是山中菜肴,清淡可口。魏凛尝了几个菜,都是美味异常,给本来肃杀恐怖的静谧氛围增添了一丝温馨田园之气。

“这几道菜口味是真的不错,看不出来啊玉女,你居然还会做饭?”魏凛见徐潇潇神态仍有些紧张,想开几句玩笑来缓解一下氛围。

“我从小在慧眼寺长大,出家人吃的太清淡,我实在是吃不惯。没法,整个寺中除了我都是出家人,我不好意思总让他们单独为我做饭,只好尝试着自己做。久而久之,这厨艺也就练出来。魏凛,你不会吗?”

魏凛有些窘迫地笑道:“小时候是奶奶做的饭,后来大姐做饭。我和白秋姐比较贪玩,两个人都没学会,等大姐出林后,便是竹林护卫做饭了。”

“竹林护卫还会做饭?”徐潇潇笑道:“这竹林护卫可真难当,得本领高强,身份神秘,如今居然还要会做饭。”

魏凛刚刚又提起了大姐,瞬间情绪有些低落:“说起大姐,已经失踪了十年了,她离开的时候我才十岁……她做的红烧肉是真的一绝,等下次我找到她了,我一定让她再做一顿给我尝尝,当然,也带上你去享一享口福。”

“你大姐魏婉春,紫竹春剑,出林时就是人字一品的高手,去效力的地方也是北齐,说不定和我们走的是同一条线路。放心吧,咱们俩一个三品一个四品,都能混到现在,你大姐堂堂人字一品,不会有事的。说不定她是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,没法告诉你们呢?”

魏凛放下筷子,低头想了想,感慨道:“我如今能够理解一开始知道了萧侯的计划,你会如此地生气。刘小四因为计划无辜地死了,在旁人看来,不过是西商人口少了一个,无足轻重,但对于他的父母、妻子与孩子呢?许多时候人们之所以轻视人命,是因为这个打击没有落到自己或家人的头上。但人终究是人,是人终究会有私心,倘若现在让我去杀一个人,就能找回大姐,我不会犹豫多久就会去做。”

徐潇潇默默地吃了一口菜,没有说话。

是啊,人终究是人。
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