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6.神墓中的隐秘(谢谢书友“看到我请叫我滚去学习”的盟主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二月天小说网] https://www.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神墓。

    入夜后,血肉里苏醒的妖魔在四处横行,赤羽宗的宗门弟子纷纷逃回,筠竹等人的消失也只被当做了遇难,而无人知晓此间多出一名从灾厄之雾彼岸走出的人。

    灰金色火焰在安静地行走着。

    夏极完全不需要刻意寻找,他完全刻意知道目标在何处。

    那目标清晰到他即便闭着眼睛都能找到。

    因那就是指引。

    很快,他来到了这断块山脉的一处。

    这处和周围相同,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但随即夏极的的靠近,山脊开始轻轻颤抖,林中绿叶狂舞。

    很快,地面剧烈震动。

    震源似在数千米之下,正飞快项上冲来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泥土深处飞速崛起。

    待到落定,才看清楚那是奇异的...难以说明到底是什么作用的群落,或者说是灵堂?

    十八根诡谲的石柱均匀分部。

    每一根石柱都带着难以言说的玄奇,给人以寂静、冰冻、死意,是不存在任何未来、甚至连粒子原子都已彻底破碎的终极。

    夏极很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阴司面具的召唤就是来源于这些石柱。

    而石柱中央则是一具神秘长棺,棺材材质特别,完全看不出是金属亦或木质,因为那是闪烁星辰的纯黑色,带着空间的层次感。

    棺材旁是诸多的奇异骨骸。

    骨骸盘绕着长棺,粗略看去竟然有数百米长...

    可想而至这骨骸身前当是恐怖的巨兽,可能是蛇,蟒,亦或是...能在天河里遨游的龙。

    无人可以考究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骨骸足足有九条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棺材外,这方灵堂的入口处还跪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晶莹剔透,其中隐隐闪烁着星辰光泽,头戴帝冠,身披的却是鬼王长袍,双手撑地,而手腕之间还戴着沉重镣铐。

    只不过夏极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机,显然已经死去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凡人死去,骸骨早就被虫豸啃噬。

    而这人却是转变成了一种奇异的极其坚硬的物质,就像之前大雪山密宗的龙象法王一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夏极自明地觉得,龙象法王怕是比眼前这具帝冠尸体差了许多许多,或者说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夏极看了一会儿,忽然有一种奇异的念头充斥在他心底。

    他随手一扯,摘去了脸上的牛头面具。

    一步踏入此处灵堂。

    他想着,是不是该去看看棺材里藏着什么,毕竟不能白来一趟。

    但他的身子却犹如静止住了,奇异而威严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:

    “太乙,你知错了吗?”

    似乎在相应他的回话。

    那跪着的人微微转过了身体,一拜到底,帝冠垂下,轻轻点地。

    夏极再淡定也是吓了一跳,想要飞速退开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么想着,身体却没有跟着去做,只是发出一声苍凉万古的叹息。

    我?

    我在做什么?

    我为什么叹息?

    夏极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而那晶莹的帝冠男子忽然开始叩首,三叩首,行大礼。

    夏极:??

    他是在对自己磕头?

    那么下面我夏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不妨碍我发挥演技。

    这帝冠男子还活着?

    他是不是错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?

    那么就继续忽悠下去。

    夏极一瞬间已经有了策略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未等他开口,他的身体却已经自己走了上去,站在那帝冠男子身前,俯瞰着他,伸手抚顶。

    一瞬间,此方空间,忽的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穿着凡间衣衫的少年俯瞰着那如九霄上的帝王,画面震撼无比,犹如定格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长叹:

    “太乙,我原谅你,但妖族不会原谅你,你等我千年,磕我三下,因果结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夏极:!!!

    这是我在说话?

    千年?

    为什么是千年?

    这话落下。

    他面前那帝冠男子似乎得到了大解脱,身形开始飞快地腐朽,同时一道奇异的力量顺着夏极的手掌开始上涌。

    夏极:???

    然后,他听到自己开口淡淡道:“欠我的,全部还我么?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。”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他脑海犹如炸开了。

    一道奇异的功法印入他脑海之中:

    【太乙鬼王诀】

    此刻...

    夏极忽然扬起了头,泪水从双颊滑落。

    好像在哭这万古,哭这苍生,哭座下子民,哭着这重重压在自己肩上的因果。

    强烈的大悲痛闯入心底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...

    他跪倒在地,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夏极来到那玄奇震撼的神秘棺材前,手掌压在棺材边缘停了停,五指慢慢捏紧,似乎有些犹豫,但终究开始推开了。

    果然...

    棺材里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随手合上盖子,坐在了棺材边缘,双手后撑,仰望着头顶神墓的夜空。

    天穹如井。

    浮云环绕。

    井口则应该是通往那赤羽宗的方向了。

    夏极只觉得怀中的面具越来越炽热。

    嗖!!

    十四张面具忽的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环绕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念都不到的时间里,十八道充斥着大死寂的光华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十四道光华落在这十四张面具中,另外四道则是飞射向了灾厄之雾,刹那穿过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念。

    十四张面具彻底融化了,化作绸缎般墨汁又飞向夏极。

    夏极本能的伸出左手,那些“融化的面具”无比和谐地旋转、包裹着他的左手。

    慢慢浸透入了皮肤之下。

    他的左臂显出奇异而玄幻的纹理。

    再一念,这些纹理又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再一念,十四粒墨点又飞快的飞射出来。

    再一念,墨点化作面具,如护盾般环绕在夏极身侧。

    夏极静静看着这些面具,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阎罗天子,牛头马面,魔佛地藏,十殿阎罗...

    每一张面具竟都似活了过来,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是邪恶。

    不是诡谲...

    而是终极的寂静。

    是万物甚至粒子都死去之国的寂静。

    夏极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再一念,护盾般环绕的十四张面具飞快返回,再次融入他的左手中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先离开此处吧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远在王都。

    正闭目坐在高椅上,双腿悬空的无名人雷静云忽然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怀中那黑白无常的面具化作两条死寂的“蟒”,缓缓缠绕住她的躯体,而蟒流则是从她双耳,双眼中钻入。

    这持续只有刹那。

    待到再睁眼。

    一米四的雷堂主露出了奇异的笑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被夺舍,而是感觉自己好似接受了一股强大的力量,秉承了一股终极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意志在告诉她:万物,终归寂静。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