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5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(第三更)
    夏极与白桃花绞尽脑汁,往男婴身上填着宝物,夏极直接从从地藏处取来了早已吸收到神话层次的玄功:

    ——七方净土。

    这净土乃是地藏将七位神僧的净土全部修习至神话境界后,再融合自己思虑与境界,补全提升到更进一步的未知层次的玄功。

    这玄功原本是夏极留着给自己的地藏分神自己使用的,但随着香火的盛大,气运的昌盛,龙脉的人间运势带来了新的变化,地藏已经不需要这些玄功了,甚至原本他借以镇守龙脉的煮气红莲,太阳不灭金身也都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合了真正的运势。

    他就是人间,人间就是他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任何存在都绝无可能如此快地融入气运,但地藏不同,他本身就是圣人分神,心无驳杂,恰好相性于这气运,而且那一张地藏面具里藏着的秘密也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坐镇人间的这些年里,他曾只手挡住叹息江上的洪水,避免了数千万百姓的流离失所,也曾一口气吹散了海外而来的蝗灾,让百姓的辛勤一年不曾至了颗粒无收,他曾观飓风东来,却是弹指间迫得那飓风再次绕回...

    他端坐万泰山上,神迹无限,即便是如今当朝的白王也是每年朝拜,可谓是风调雨顺,人间重新恢复了秩序。

    如此的地藏,自然不需要净土来装点,也不需要过去的那些力量了,所以那神话层次的七方净土就被主魂直接收回了,然后又以封印裹好,小心地塞入了男婴的元神里。

    白桃花要把自己元神里的五行剑阵也塞到自己儿子元神中,但夏极却是没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先天灵宝太过显眼,和帝子有关,若是花儿之后被发现了,那会引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这才作罢,然后又开始想还有什么能封印进自家儿子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永生永世就这一个人类后代了,她自然想把最好的都留给他。

    小娃娃“咯咯”地笑着,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宝藏婴儿...

    如果现在有谁把他爆了,绝对掉落一地的宝物。

    眼看着距离九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白桃花又在自家儿子梦境周围巡视了一圈,但凡看到疑似心魔的,统统抓走关入监狱。

    夏极看自家儿子的体质甚好,便随手帮他打通了任督二脉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。

    夏极也利用这段时间完成了“后续副本”图卷的绘制。

    白桃花越来越舍不得。

    终于...

    在大周历237年秋,也就是一年之后,两人按照设置好地,将儿子放在了一方近海的莲台上。

    因为夏花杂念都被老妈全部抓走了,如今虽然才满周岁,却也是完全坐的下来,盘膝在那莲台上,随风而动。

    任督二脉的打通,使得他先天之气浮于体表,风寒不侵,水汽不染,即便是落雨飘雪也都会被他无意间产生的气罩格挡在外。

    脖上一块娇艳欲滴的玉坠静静垂落,仿似为天地定心的指针,水波逐流,落叶随风,但那玉坠却不动,那才满周岁的小身体也因为夏极的训练(睡觉必须盘膝打坐入睡),而呈现老僧入定之相。

    就在小夏花睡得正香的时候。

    远处...

    飞艇而来。

    艇前。

    眸如桃花的僧人一袭月白袍子,迎风而立,风动,他却不动,他遵循着地藏的佛意在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九峰极大,要寻找佛子,简直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天音回忆过往。

    他曾问我佛:“如何才能找到佛子?”

    地藏道:“不用找。”

    他又问:“如何才能看到佛子?”

    地藏道:“不用看。”

    天音困惑了,本着禅宗一贯的哲思,他问:“难道佛子在我心中?”

    地藏不语,天音也觉得自己荒唐,之后便是闭口绝食、青灯古佛诵经七日,以忏悔一时的口舌机巧。

    七日后,地藏才说:“他在时,你就会看到,找到。因为天地里有了他,你就再也看不到其他,也找不到其他了。”

    天音虽然对我佛虔诚,但却是无法想象一个孩子会如何夸张,如今西来一年有余,他心志未动,疑惑满满,此时却忽的眸子动了,一瞬间就落定在了远处的水波上。

    无垠碧海上,落叶无限,一座莲台悠悠荡荡,莲台上却见一个男婴盘膝坐着,天音的到来好似触发了什么,那男婴身后忽的出现了一圈浩大的光轮,光轮璀璨,如是烈日落在了人间的海里,波光粼粼,而他周身充满了玄妙的寂静之意,垂眉闭目,正呼呼大睡着,一丝口水从唇边垂落,半吊着,晃来荡去,显是正香。

    天音愣住了,他身后的那一百蛮横僧兵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曾出口,但每一位心底都是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天下竟然真有这般的天生佛子?

    难道当真是天所生下?

    飞艇慢慢落入海里,天音一步踏出,踩踏着海面如是踩着平地,涟漪圈圈,粼光潋滟,向那孩子一步步走去。

    终于,他走到了那孩子面前,忍不住问了句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才问出口,他就觉得荒唐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看清了这孩子的模样,可爱无比,还有些胖嘟嘟的,看模样估计才满周岁,这样的一个孩子虽然神异玄奇,但怎么可能会说话?

    而在远处的夏极和白桃花正看着自家儿子,此时听到那天音的问话,白桃花愣了愣,儿子可不会说话...

    但夏极忽的笑了笑,他心底想到了什么,抬手之间,极远处的孩子也随之而动。

    神僧天音眼前,那海面莲台上的男婴忽的一手指天,一手之地。

    男婴背后光**盛,七方净土。

    天音感受到了这净土,只觉其中包罗万象,自己的大慈大悲常寂净土比起这净土,竟是小乘遇大乘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天音无法参透面前孩子如是回应般的动作,但只觉得这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的模样充满深意和禅趣。

    他已经明白了地藏所言的那句“天地里有了他,你就再也看不到其他,也找不到其他了”。

    我佛所言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就是他要寻找的佛子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夏极拍拍白桃花的腰。

    然而,那已ChéngRén妻的贵妇人却是怎么也无法挪开目光,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主上夫君已经安排好了一切。

    而到了人间,明有佛门庇护,暗有地下阴司保护,任谁都无法伤害到小夏花。

    但她就是久久屹立,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那飞艇远去,又眺望了三天三夜,才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夏极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点点头,才走一步,却忽地轻声道:“主上,从今往后,这世上再无慕容嫣然,再无白桃花...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,周身一瞬间充满了诡谲神秘,声音飘渺如从天外从梦境而来。

    “有的只是桃花魇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/wobuxiangdangyaohuangderizi/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