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7.你了解他么?
    两人离了九峰海域,便是一路折返,期间遇到不少乘剑御风的仙人,但有夏极在,完全可以提前避开神识区域,不被任何人察觉到。

    在过了许久,距离涂山氏族岛屿已经不远的时候。

    夏极俯瞰着笔墨犹新的辽阔海图,最末一次提笔将东南方的最后一个区域勾勒出来,然后长舒一口气,自然地感慨道:“海上变幻无穷,涨潮落潮,地形都会不同,而有些地域的岛屿甚至还会走动,真是诡谲莫测啊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并腿坐在他身侧,看着他绘制,此时调笑道:“可惜都逃不过主上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夏极抓了抓她的手,忽地问道:“若是有朝一日,你能够与我好好生活在人间,但却没有了力量,愿意么?”

    白桃花神色僵住了,思索了会,却自嘲地轻叹一声:“主上,你怎么总说些奇怪的话,这种事可能吗?”

    夏极只是追着问:“愿意么?毕竟你现在可是能够穿梭在梦境里的魇...这力量可不弱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道:“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真的认真去考虑了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大周历238年的秋天。

    万泰山,晨光里。

    圆空是个小胖墩,约莫六七岁大,因为资质出众而又诚心向佛,所以便是早早被送来了万泰山山腰修行。

    此时,那武院的院落里,他正蹲着马步,在一声又一声的大喝里,推拳出掌,以此牵引全身的精血,使得这不谙武学的躯体能得到淬炼,让杂质能够随着汗水排除,让躯体的筋骨肌肉能更加结实。

    每一次出拳,就如是铁匠的一次扬锤。

    但若是拳风未出,筋骨未响,那便是轻轻的敲打,不过是个粗浅的基本功夫。

    圆空满头大汗,双腿却已经练的若是扎根竹笋,深深定在泥石里。

    和他一起的还有近百个同样大小的僧人,整齐划一地“喝喝”喊着,出着拳。

    当当当...

    铜钟敲了三响。

    圆空起身,调气运息,吐出两口浊气,然后迅速入队,跑出院门,秋风一吹,那刚练的淋漓大汗的身子便是如刚出炉的剑胚,吹得一众白汗气茫茫。

    晨练的僧人队伍绕着盘蛇的山腰,开始跑步。

    “嘿哟,嘿哟,嘿哟。”

    圆性即便算是比较刻苦的僧人,却也是全身酸痛,佛说苦修方得到精神的解脱,唯有无我才能明心见性,得证大菩提,现大涅槃,得无上果。

    他也不动大菩提是什么菩提,但他崇敬着地藏佛,既然是他说的菩提,那一定是好菩提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,即便他快要散架了,却还是努力去想着开心的事,比如偷偷去啃了一只鸡腿,吃的满嘴都是油,比如听师兄唾沫横飞、两眼放光地说那山下的姑娘是老虎,比如...

    山上的生活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

    圆空慢慢地就忘记了躯体的痛苦,他心底暗暗道“也许这就是无我吧,说不定我还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”。

    跑到半山腰的时候,忽的前面的师兄弟们一个个在喊“见过小师叔祖”,“小师叔祖好”,“小师叔祖这么早”“小师叔祖早饭吃了吗”...

    他也跑过去的时候,才看到那是个正在山道上漫步的...小沙弥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小沙弥。

    很小很小很小...小到今年虚岁才三岁。

    他穿着第一代师祖们才会穿的金色袈裟,正在山道上似是在蹒跚学步,只不过那袈裟有些显大,衬托地这小师叔祖可爱无比,一步又一步,不时一个踉跄,但身形却是骤地化作光电消失在原地,又落在数十丈之外,简直让人惊诧的眼珠都要弹出来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从头到尾,这位虚岁三岁的小师叔祖是闭着眼的...

    圆空那什么“百年难得一遇奇才”的想法顿时湮灭了,天,他已经是第五代弟子了,这一位究竟是为什么会辈分这么高,又是究竟什么奇遇,才会如此强大?

    一步跨越百米,这等身法,已经不是他能想象的了,他这个年龄还没学会走路吧?

    而且他为什么要闭着眼?

    “嘿哟,嘿哟,嘿哟。”

    他与小师叔祖错身而过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跑到山巅时,圆空忽的又听到师叔们讨论的声音,似乎说的是什么江湖近些年如日中天的那一位道门仙子,要来万泰山与师叔祖们论道,如今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那一位道门仙子据说样貌是极好极好的,只不过带着雾似的轻纱,让人瞧不见里面的容颜,尽管如此,她一举一动就已经让人神魂颠倒,心魔丛生了。

    但那仙子似乎很不愿意占自己样貌的便宜,所以平日里行走,也尽是女伴男装。

    圆空顿时兴奋起来,能看到高手的对战,能不兴奋么?他骨子里充满了对武学的痴狂,但觉得自己动心了,却又急忙念了几声南无地藏,以免生出妄念。

    随后,寻了个机会,他又好奇地问起年长的僧人们关于小师叔祖的事情,年长的僧人笑笑:“玄花师叔祖正在修闭目禅,他已经闭了七天七夜了。”

    圆空:......

    极远处。

    小师叔祖哈喇子又垂下来了,并且伴随着隐隐的呼声,似乎睡得很甜。没办法,师兄们对他太严格了...只有修炼闭眼禅,才能光明正大的睡觉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涂山氏族的岛屿上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拉着夏极和桃花坐在了阁楼里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年多的时间,桃花心底的怨气减小了许多,她骨子里的疯狂也于此处收敛,她轻轻唤了一声: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涂山宁宁妩媚一笑,却也不生气,拉过她的小手,凑过去问些“他对你好不好”,“在外有没有亏待你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桃花乖巧地回答着话。

    这画面挺古怪的,涂山宁宁乃是魔动,如今生着九条仙尾,更是这宇宙之内一等一的尤物,妩媚倾城,而且寿命极长,可谓是始终如是窈窕的少女了。而桃花却是有些贵妇人的模样,裹着绸裙,更见风情万种,只不过从外表来看,她却是比涂山宁宁长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反过来,由她抓着宁宁的手,反倒是正常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看着夏极,忽道:“你出去,这可是女儿家的闺房。”

    夏极:...

    他也不介意,看到这两位能如此相处,他是稍稍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离开后。

    那种婆媳瞬间变脸的画面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宁宁双手梳着桃花的头发,玉滑的手掌顺过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桃花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宁宁忽道:“你不如去修仙吧,虽然我讨厌仙人,但如果想要维持躯体模样,那还是修仙才最好,有夏极在,你很快就可以渡劫了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平和,是真的在为眼前的女人着想,也是真的把她当了妹妹,这就是妖族娘娘的大气。

    桃花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她如今已经踏上了另一条修炼道路,已经无法倒转回去,再去修仙了。

    此时,她忽的想到夏极的那句话“若是能与我隐居在人间,没有了力量,你愿意么”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但这种荒唐的事怎么可能,这种时势又怎么可能?

    阁楼外。

    秋叶飘零在圆拱木桥上。

    夏极已经操纵着巨龟往地图上标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六人小队重新寻到了打野的轨迹。

    待到深冬飘雪的时节,这支小队又清扫了四个小“副本”。

    无论是宁宁还是三大圣,对于时间都不是很看重,仙人尚且觉得数百年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,何况寿元天生更悠久的妖族?

    夏极眉心的七道灵纹已经变成了九道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三道灵纹即可以度五行劫而成就玄仙了。

    但奈何五行劫和雷劫不同,属于稀缺资源,大妖王需要它,金仙们也需要它...这种路数真是古怪,你不仅要渡劫,还需要自己去找渡劫之地在哪儿,找不到就无法渡劫。

    夏极多得了三千年的修为,便再次给予宁宁与三大圣祝福。

    一道道月华投落。

    岛屿上充斥着快乐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着那奇异的声音,白桃花有些好笑,笑着笑着却又孤单起来,她不是妖魔,无法接受妖皇左瞳的祝福,也无法获得这种火箭般的实力提升。

    她忽的心有所感,步回阁楼,潜入梦境,天地骤然一片灰白,天空的飞雪如是散布给死人的纸钱,充满了寂寞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已经知道自己修行的这一条路线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仙。

    不是佛。

    不是妖。

    甚至不是主上合灾之后的那一条线路。

    更不是奇异的乱神。

    这条路线的圣境并不是任何她所知晓的力量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此时,独自踩踏在这无人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她忽的看到自己“心有所感的来源”。

    十道面具从她体内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是十殿阎罗。

    十张面具悬浮,旋即在半空呼啸着,盘旋着,然后忽的化作了一道诡谲而不可名状的身形,在灰白的世界里呈现出多诺米骨牌的模样,又似是脊椎的上下十截,带着难言的悚然。

    那面具四周虚影乍现,又骤然归于闭合,让白桃花一时间愣住了,因为她忽的察觉这面具其实并未完全与她融合。

    “你很幸运。”

    声音从“脊椎”上传来。

    白桃花不言不语,倾听着,她总觉得自己即将面临最大的选择。

    那“脊椎”发出怪异的声音:“你不过是个凡人,却能拥有他真正的感情,即便神迹也无法比拟这稀少罕见”

    白桃花还是未说话。

    “脊椎”继续道:“所以,你拥有了一个选择,剥离力量,还是剥离轮回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愣了愣,她再度想起了夏极对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若是有朝一日,你能够与我好好生活在人间,但却没有了力量,愿意么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这一切竟然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她毫不怀疑面前的悚然生命可以让她选择。

    她忽的觉得肩上的担子送了下来,但旋即却又咬紧牙,摇头拒绝道:“我答应过他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挡住两个圣人从不该是你允诺的事,你即便允诺了,他也不会当回事...”

    “我会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,你不过是生活在一个名为无知的平静小岛上,被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包围,而你从就不该扬帆远航。你的承诺撼动不了任何真正的神明,你所有的一切力量,一切辛勤,若是没有我,你根本便是收获不到此刻的千万分之一,你没有我,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忽然道:“你是孟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孟婆,孟婆不过是我的一种声音,十殿阎罗也是,阴司都是...凡人,你能得到他的感情,理应心怀感激。

    因为这份感情,你有了选择。

    但,你真的了解他么?

    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存在,又做过什么么?

    你知道他遇到了多少的人么?

    你知道他曾在混元树下,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么?

    你觉得他就是你想象之中,在树下长坐,面对妖族覆灭却无能为力的圣人么?

    你了解的他,不过是无穷岁月长河里,某一刻的他闪烁出的浪花点滴,只是天光赋予了这水滴以璀璨,你便以他为璀璨,然后如飞蛾扑火一般扑向他,百死不悔,却很愚昧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不动摇,她平静道:“我与他有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沉默下来,显然觉得这个信息它是无力反驳的,良久,那声音淡淡道:“能有选择是一种幸福,现在享受你的幸福吧,你要力量,还是要人间?”

    白桃花问:“你与我融合,定然是需要我的存在,那么你如果放弃了我,又该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从来不是你该管的,你只需要知道,他是真的会来寻你,与你隐居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脑海里闪过许多事,良久却是道:“我能考虑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身体消失,面具组合成的脊柱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桃花轻轻喘着气,脑海里犹然回荡着那些话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夏极花费了几天的时间完成了九道灵纹的赐福,然后坐在龟背壳中央,他忽的想起自己在度雷劫时,那雷劫之后藏着的奇异的红,之后自己眉心可是曾有过一轮烈日。

    而这烈日...

    他陷入了思索与感悟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他露出喜色,居然真的有用!

    那烈日,竟然透露着是五行劫地里的火劫气息。

    夏极思索着,得想办法再来一次雷劫把它引下来,那么猴子说不定就可以渡劫了,自己也可以趁机见识一下五行之劫的模样,说不定还能薅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/wobuxiangdangyaohuangderizi/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