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5章 血刀门
    小茵点头甜甜应了一声:“回去做好吃的,为叶阳哥哥庆祝得了第一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告辞了。”褚明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月师姐,有时间到我们那玩。”小茵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褚明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叶阳也是看了她一眼,微微点了点头,就和小茵开开心心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注视着叶阳的背影消失,褚明月的眼神里尽是复杂。

    就在褚明月恍惚之时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:“明月师妹,你不会是喜欢上了他吧?”

    福明飞!

    福明飞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褚明月看了他一眼,黛眉微微锁定着说道:“我喜不喜欢他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师妹,我看得出来,你动情了,要不然,你不可能会在那个时刻,帮那个家伙说话。不过,我要提醒你的是,这个小子只是来自世俗界的一个吊丝,况且,他只是玄癫那个老疯子的传人,他根本配不上你。”福明飞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福明飞,我和叶阳什么关系,管你屁事?”

    褚明月冷冷的看了一眼福明飞,说了这一句话,就快步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福明飞眼眸阴沉,闪烁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“叶阳,不要以为你成为了新人第一,就了不起了!我会让你后悔的!而,褚明月,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清宫的一处大厅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玄灵将一个瓷碗狠狠的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挂着无比愤怒。

    此次新人大赛,竟然让叶阳得了第一,而且,他还被玄癫当着全门派的人讥讽,他简直是愤怒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早就看玄癫不顺眼了,如果不是顾及同门之情,他早就宰了这个老东西!

    九龙躬身立在下面,眼眸里闪烁着狡猾和阴险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今日一战,那个叶阳,出尽风头,而且,玄癫还敢当众羞辱你,这简直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九龙还在拱火,说道。

    九龙的话,更让玄灵大怒,他瞪着九龙,道:“我不是让你宰了那个叶阳吗?他怎么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九龙现出了一丝尴尬,随即说道:“那个叶阳本身实力不足为虑,但他却有异宝加成,比我还强上一线,我并非他的对手啊!”

    “废物!你堂堂嫡系子弟,竟然连一个新人都不是对手,你还有什么用?”玄灵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想要宰杀叶阳,其实并不算什么难事,难的是,有玄癫那个老疯子罩着他,我放不开手脚。”九龙眼眸一动,闪过一丝冷芒道。

    “我早想宰了那个老疯子!”玄灵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知道您老人家不好亲自出手宰了那个老疯子,不过,弟子却是有一个办法灭了那个老疯子,不知道您老人家是何意见?”九龙的眼神里闪烁着狡猾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玄灵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,既然您老人家不好出手灭了玄癫,那何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九龙便说了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玄灵闻言,目光紧紧的盯着九龙,道:“这事若是东窗事发,那可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怕什么,就算这事东窗事发,咱们抵死不认,谁还会说咱们?况且,您是掌门人,谁还能追究你不成?”九龙冷笑道。

    玄灵沉思片刻,终于,他的眼神里闪烁了一丝阴狠,道: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吧,只要他能杀了玄癫,我就给他一百颗四品丹药!而且,这一份人情,我记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九龙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惊喜,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阳回归之后,便又投入到了辛苦的炼制三品培金丹之中。

    三品丹药,相当难炼制。

    而且,炼制三品丹药,还需要催动金丹期的真气,方才能炼制。

    程序复杂,消耗巨大不说,而且劳心劳力,让叶阳都是有些拿不住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小茵早已进入房间睡下了。

    而玄癫拿着酒葫芦,躺在茅庐之外的一块巨石上喝酒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的眼眸忽然一凝,闪烁了一丝寒意,断喝一声道:“既然来了,就快现身吧!”

    “刷刷刷!”

    四道身影,骤然出现在了茅庐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这四道身影,浑身穿着黑衣,如同鬼魅一般。

    他们周身冒着血煞之气,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血刀门!”

    玄癫看向四人,沉声道。

    这四人正是来自血刀门!

    血刀门,是这片小世界,排名第三的门派。

    而这四人,正是血刀门的四个强者!

    从他们那周身浓浓的血煞之气看来,他们的实力,竟然都在金丹期!

    “老疯子,你曾杀我血刀门长老,今晚,我们便取你狗命!”

    四人中的一人断喝一声,四人便朝玄癫进攻而去。

    这四人每人手中,都拿着一把血刀,周身冒着滚滚的血煞之气,令人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四个虾兵蟹将,想要杀我,做梦!”

    玄癫怒喝一声,也是施展身形,便和四人恶战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实力高强,周身弥漫血煞之气,他们的血刀也是闪烁着诡异的血芒。

    这四人的实力,最弱的都在金丹期七层,最强的在金丹期九层。

    但跟玄癫这个元婴境的强者比,却还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所谓一境界,一天堑,元婴境,毕竟是金丹境不可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一个家伙,一血刀,就朝玄癫劈去。

    那滚滚而来的血煞之气,也是笼罩了玄癫的周身。

    而玄癫猛然翻身,一掌拍在了那个家伙的腹部,“砰”的一声,那个家伙的身形,便倒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,两把血刀,便继续朝玄癫的周身猛的劈砍而来。

    玄癫“砰砰”又是两招,将那两人轰飞了出去,那两人落在地上,嘴里瞬间喷出了一道鲜血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玄癫随意两招,便将两人轰死。

    第四人最强,他挥舞血刀,铺天盖地的朝玄癫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玄癫眼神冷漠,神色淡然,他身形一动,早已到了那个家伙的身前,一拳轰在了那人的身上,那人便被玄癫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四个菜鸡……”

    玄癫干败四人,冷笑了一声,可就在这时,一道滚滚血煞之力,朝着他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玄癫一惊,猛然一招,便朝那血煞之力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玄癫的身形,急速后退出了四五步的距离,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片错愕之色。

    接着,一道身影,便出现在了玄癫的面前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道身形,瘦削异常,浑身被黑袍包裹,显得极为诡异、恐怖。

    “血森!是你!”

    玄癫看向此人,断喝一声道。

    血森正是血刀门的副门主,实力及其强悍。

    而且,据传闻,此人最近已经将血刀门的血刀炼制到了大成境界!

    要知道,血刀门虽然只是这小世界的第三门派,那只是说的是他们的势力。

    并不代表说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强。

    毕竟,玄丹门说到底是炼丹门派,主业是炼丹,所以,他们会消耗大量的时间来练习炼丹,留给他们修炼实力的时间,就会变少,所以,玄丹门的人的实力普遍不是太强。

    只有掌门人和几大长老,进入了元婴境界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,都几乎在金丹期。

    但血刀门不一样,他们虽然人数稀少,势力不如玄丹门,但他们主攻杀伐,所以,即便只是一个普通长老,其作战实力,都是无比恐怖的。

    况且,这个血森还是血刀门的副门主呢?

    “血森,我与你有何冤仇,你要前来杀我?”玄癫看向血森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杀人从来不要理由。”血森冷冷的说道。
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