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4.一万世
    涂山宁宁和之前大周皇后的躯体不同,模样不同,显得娇柔无力,身高也只能到达自己的下巴,而不像以前能达到自己的鼻梁,但是夏极抱着她时,心底却是产生了一种灵魂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凡世亲人莫过于血脉相连,而这种灵魂相连,凡人却是连想也想象不到,他们只会以为这是假的,只因为他们没有试过与另一位万世纠葛,哪怕对方只是一朵花,一滴水,一粒尘埃,都会产生联系。

    也许是在他成为妖族圣皇之前就认识了,也许还要更久。

    夏极真是触碰到她的这一刻,脑海里也是炸开了,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如倒扣之牌,缓缓翻开,走马灯般地一串儿往前上下跑去,往前往后,尽无边际。

    每一个记忆,都是他和她的记忆。

    每一个记忆时,他和她的模样,身份都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但每一个记忆,毫无疑问都是温馨的,都是让人心动的。

    一刹那,就能感受到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,一刹那,就是无数心动在灵魂里炸开。

    夏极忽然想到涂山宁宁在大周时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忽的明悟了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凭借着联系找到他,其实根本就不是去保护他,不是去让他重新挑起振兴妖族的大梁。

    她想的是“夏极这样子挺好的,挺开心的,那就好了,好不容易转世为人了,不能让他察觉自己妖皇的身份,只要他去修仙了,在人间有了姻缘,在仙界有了师父,那么就有了新的因果,新的羁绊。

    等到他察觉一切的时候,我已经从这无限宇宙里彻底消失了,他顶多哭一哭,难过一会儿,那就好了,这样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,姐弟两人摊牌了,宁宁更是决绝地编出了神农玉棺的说辞,让自己不许来妖族否则就不认自己,她那时候就知道她自己快死了,所以还想做最后的努力,让自己不要承担起妖皇的担子,不要和妖族一起覆灭,时间长了,有了新的生活,就是一代新人换旧人,人生从不如初见。

   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妖族一身都是宝,妖丹能提高修为,妖躯能去锻造法宝,有的妖魔吃起来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了妖族打仙佛那是消耗战,仙佛打妖族,那是以战养战,说不定打着打着还能靠吃丹药突破,靠妖躯炼出更强的灵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内在原因,那就是妖族的修炼,提升境界慢,突破更是要到妖尊层面才可以,不像仙佛,突破心神识我身五大限就能迎来雷劫,然后拎起灵宝就能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外在原因,那就是仙佛的压制,高层战力的一边倒压制。

    如此种种因素,内外原因,大势所趋,妖族崛起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,不可能!

    涂山宁宁看穿了这一切,所以她决定自己跟着妖族一起毁灭,但夏极不可以。

    所有妖族都死了,都被圈养了,夏极都需要好好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夏极明白了怀里小狐娘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就和她说的一样,心眼很小,小到只装了自己,所以,对于妖族而言,她其实已经是个叛徒,但却是没有负了自己。

    夏极唇角勾了勾,真是个愚蠢的姐姐。

    他怀里的小狐娘忽的开始缩小,阴阳一炁的力量在强化着她的躯体,但元神大限又在疯狂腐蚀着她的躯体,这一增一减就带着她竟是往原形而去,如果不是阴阳一炁,她不仅会归于原形,而且会迅速地灰飞烟灭,从躯体到灵魂全部死亡。

    眼看着她竟要变成一只火红小狐狸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没关系。

    妖皇左眼,好像就是为这一刻而存在的。

    夏极纳戒里直接丢出两枚补元灵丹,增补了下刚刚引导阴阳所消耗的灵气,然后眉心灵气上涌,体内血液通过细血管灌输上涌,汇聚左眼,那眸子顿时呈现血金色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月华近距离落下,落在了怀里那在“小狐狸”和“娇小美人”形态间不停切换的宁宁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黑月也有些冲破了“方向感错误”的限制。

    白桃花是利用移神,让黑月脑海里的“东西南北”意识,调了个位,这其实不是幻境,而是身体的极度不协调。

    就是黑月看到夏极在北边抱着娘娘,她的身体很诚实地遵循着思维往北边去了,但是她的思维却引导着她跑向了南边。

    白桃花也是看在夏极的面子上,才没多改,否则她大可以改些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黑月花了些时间意识到不是幻境,然后又明白了原理,现在强行让自己身体和意识错位,别扭地冲入了大殿,看着那男人抱着娘娘,娘娘躯体变幻不停,而一股月华落在娘娘身上。

    她享过这月华的福,知道是大补之物,此时是犹豫无比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垂下手臂,不再莽撞地去攻击,而是叹息问白桃花:“为什么,你们明明是人类,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桃花知道她是忠心护主,她也能理解这心情,于是才开口解释:“等你家娘娘醒了,她自然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看了一眼主上怀里的小狐娘,压下心底的酸意,“你和我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黑月:“吾不出去!”

    白桃花:“我们在外守着,万一有仙人再来,还能将他们抵御在外,否则他们直接冲进来,影响了你家娘娘的恢复,直接导致她魂飞魄散,可是你想看到的?”

    黑月闭目,很挣扎,她心底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娘娘被别的男人抱着,甚至看到有人对娘娘露出那种眼神,她就恨不得拔刀去砍了他。

    白桃花招招手:“走吧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欸??你知道吾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白桃花笑笑,她心底可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夏极抱着别的女人啊。

    黑月纠结再三,还是离开了,这一走,她方向又错了...

    本来准备往南出殿门,却往北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白桃花:“已经解了。”

    黑月:...

    她居然未曾意识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好可怕。

    这两人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在浓稠月华连续不断的浇灌下,涂山宁宁的身形又稳定了下来,她娇小的躯体甚至在夏极怀里翻了翻。

    身后一只毛茸茸的红尾巴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只,三只...

    妖气浓郁。

    夏极有了很多记忆,其中关于宁宁的尤其之多,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九尾狐一脉,吞吐月华百年而可化为人形,之后潜心修炼百年而有一尾,九百年生九尾,是为妖王。

    而他如今的妖皇左眼,大约是可以将灵气和妖气,一比一进行转化,然后予以祝福给任何妖魔,因为是来自妖族圣皇的祝福,所以这种提升没有任何副作用,如果略做包装,简直就是一个金手指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的化形彻底稳了下来,九尾毛茸茸的,挂在夏极手臂上,触感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再之后,就是大妖王境界了,这时九尾狐需要千年才能把一条尾巴转为“仙尾”,九千年而入大妖王,这种仙尾不仅能提升她的力量,还能使得她遮掩气息,如同仙人,除非远超过她的大能,否则不会有人识破她的妖魔身份。

    魔动在理论上都是仙人,当年的宁宁,也正是通过这个天赋,使得众仙佛误以为她是仙女,这才有了魔动之名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每个妖魔晋级大妖王所需要的妖气是不同的,宁宁这种完全属于需求最大的一类。

    夏极一边吃着灵丹,一边给宁宁补充妖气。

    月华的冲击之下,宁宁虽然还在昏迷,但却开始发出舒服的声音,听的人羞羞的。

    夏极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脑海里忽的脑补出一副画面:

    “仙妖大战。

    他身为妖皇站在群妖后面,群妖往前冲锋,而哪个快倒下的,他就直接张开左眼投去一道月华,然后那妖魔舒服地发出羞耻的声音,高喊一声“吾皇与我同在”,然后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地继续冲杀。

    他如果连续使用,那战场上就会充斥很多奇怪而羞耻的声音...对面的仙人开始窃窃私语。”

    不过,真是没办法啊,任何事都有好有坏,好的是这左眼本就是自己的,用起来得心应手,甚至能激发出别人无法使用的能力,比如帝子就只能用左眼测妖。

    坏的是,这妖魔得到自己的祝福,就会舒服的叫着,听起来有些让人脸红。

    他急忙摇了摇脑袋,把这些古怪的杂念甩出脑外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他怀里的宁宁双颊酡红,好似醉了酒般,看来真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夏极继续嗑药,努力地为她灌输月华。

    但是,怀里小狐娘的九根尾巴就两根转为仙尾,就彻底停止了,再之后无论怎么冲击都提升不了了。

    夏极略作思索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祝福顶多把妖精们提升到和自己一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黑月三千年可入大妖王,所以承载了自己的月华就突破了。

    但宁宁需要万载。

    他抱着小狐娘,在涂山氏族的大殿里坐了七天七夜。

    月华照了七天七夜。

    那具躯体消化了妖气,终于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睁开眼,刚好看到身边男人的下巴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,黑龙盘龟岛上,盛夏里所有的花儿忽的都低下了头,周围海里的鱼儿都如被什么吸引,哗啦啦全部游了过来,靠不停地跃出水面,往岛屿深处眺望。

    夏极若有所感,低头看向怀里的娇小小狐娘,那一双极美的眸子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,其间的魅惑如是天成,难以形容,只是那么静静悄悄地看你一眼,你就会彻底沦陷。

    不是马面太元,道还真的圣洁系列。

    也不是王母的狂野系列。

    而是彻彻底底的倾城祸水,所到之处能引起浩劫动荡,引起一切雄性为她疯狂,为她厮杀,哪怕烽火戏诸侯,荒淫无度做了那亡国之主,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若不是夏极与她有着极深的羁绊,这一刻怕也是要沦陷了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相对,复杂的感情不用言语。

    夏极能感受到她,她何尝感受不到夏极。

    他心底有千言万语,却只是喊了声:“姐。”

    她也有千言万语,却只是说了句: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月宫上。

    上千琼楼玉宇,各自坐落,仙气缭绕,极远处,那一轮太阳的光泽远远投来,落在虚空的十二品红莲,又落在月宫外的无形之罩上。

    帝子不在,月宫却还是井然有序地运转着。

    才一年不到的时间,对仙人来说太短了。

    对这群一坐就可以坐上数百年的仙人,一年时间简直就是打个哈欠的功夫,他们甚至都没意识到帝子已经没得了。

    九方天的北玄天正在阁楼里修炼,这是个长须的玄袍仙人,眉心淡蓝色的三道灵纹若隐若现,这是水系三纹玄仙的灵压,玄仙是过了五行劫的金仙。

    而他头顶有一把伞正在转着,那伞“叮叮当当”发出风铃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伞上霞光弥漫,笼罩的整个屋里好像初晨之雾,有光又朦胧。

    北玄天忽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和阳天仙一样,也是仙帝的人。

    刚刚仙帝在梦域里给了他一个人间坐标,让他操刀下去探查一下,不仅如此,仙帝还告诉了他“人间蛰伏了不少大罗天界的仙人”,同时又赋予了他“指挥这些仙人的临时权力”。

    仙帝自然有这个权限,因为大罗天界就是他创造的。

    而他入帝境,化大罗天珠创生灵,时间悠久,这大罗天界在众多小世界里也是数一数二的,虽然大罗天界里的仙人走入主世界后力量被削弱了很多,但贵在隐蔽,一沙一世界,本不是这界人,自然难以入人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/wobuxiangdangyaohuangderizi/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