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2口吐炽阳目成雷(两章合一)
    天空,万雷吞噬。

    夏极的躯体也终于承受不住,爆炸了一次又一次,但所幸他体内本就有着十万年的真气,又有着十六道灵纹,这般的拉扯力,一次又一次将他的身体的血肉拉回,重新组装,若非如此,及时是生命奥秘也完全撑不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夏极还有着终极的底牌,从白桃花处取回的神秘存在,正是有着这些底牌,他才敢尽情的承受万雷这超高压雷电,致密频率的攻击。

    白桃花仰头看着自己男人,但她什么都看不到,只有一团光...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劫云如化瞳孔。

    一道九色神雷又是轰然坠落,其中的雷电的强度已如时空刚开时候的劫雷,夏极忽的化作了一团火焰,混沌至阳烛照的力量飞快出体抵挡了一下,虽然有这么一下,但夏极还是再次粉碎了,如同尘埃弥漫开了。

    白桃花看的目瞪口呆...完全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...

    那些粉碎的躯体又被真气、灵气、梦境里不可知的神秘力量缓缓拉回,进行了一次重组。

    而那九色神雷显然是万雷的压箱底了。

    劫云就在那一雷后彻底散去。

    夏极又重新凝聚成人形,从空落下。

    白桃花急忙过去,只见自家男人躺在龟壳上,周身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紫色电浆,高约两尺有余,非常夸张。

    白桃花也不知该怎么办,焦急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而因为前所未有的十重雷劫,天空灵气如汤,化作光芒万丈的灵气深井,将白桃花笼罩其中,灵气如有实质包裹着她全身。

    夏极的嘴唇忽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传入白桃花耳中。

    “专心吸收灵气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舒了口气,这才盘膝开始承受那灵气的灌输,她的躯体,元神都在灵气之中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夏极也再吸收。

    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化作了漩涡口,任由雷浆往他体内涌入,雷浆渐浅,毛孔之间是超高压的炽白电弧在跳跃着、游窜着。

    这些雷浆在洗涤,冲刷着他体内,在心脏、血液、动脉、血管、神经之间萦绕,又深深从骨骼里钻入,化作新的骨膜,强化着骨髓...

    他躯体的每一个部分早已在万雷的吞噬里,在一次次爆体重组里获得了一次次的新生和进化,如今吸收这些雷浆不过是收尾而已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三个时辰,雷浆终于彻底消失了,被消化了。

    夏极懒懒地躺在龟壳上,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劫云去后,依然是星夜。

    星辉洒落在他每一寸完美的肌肤上,耳中是深海巨兽般的低鸣和叹息。

    浪花一波波拍击到岸上,水沫飞高,还会落到他躯体上,但夏极随手一弹,便是一束雷电带着那水滴飞开,化作一道逆流上天的闪电,击地天空穹云隐隐作亮。

    若是有捕鱼的渔夫在此,肯定会拜倒在地,惊叹鬼神之力。

    夏极看着星空,心底无比的宁静,他周身已是不着寸缕,即便是之前从共工处得到的纳戒,居然也成了尘埃,再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白桃花也吸收完了灵气,

    万雷赋予了她特殊的天赋,以及直接将她的躯体炼成了一具灵宝,不仅如此,这还是与她灵魂完全贴切的灵宝。

    正常仙人都只会拥有一个灵宝,道理很简单,如果把仙人的灵气当做一个插头,把灵宝比作有着固定型号的USB插口,灵气插入,才能启动灵宝。

    那么,一个插头自然插入一个USB,也只能启用一样灵宝。

    这也是妖族为什么不用使用灵宝的原因,妖气这插头,没有匹配的USB插口啊。

    武者的真气也一样。

    仙人并不能进行宇宙航行,但他们可以将躯体藏入灵宝,这就是之前的北玄天为什么会将元神融入多宝伞,然后再从月宫穿梭来人间的原因。

    灵宝,就是他们的新躯体,也是最大的依赖。

    至于帝辇这样的交通宝具,根本没几人能用,帝子也不过配了一套,如今不知是遗落在深海的哪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但是...

    白桃花就不同了,这躯壳本就是天生灵宝,这使得她可以额外再操纵一个灵宝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十重天雷赋予她的特殊奖励。

    躯体是生长性的,完全可以随着她的成长而成长,之后又可以停留在她任意想要停留的年龄。

    说这么多...

    白桃花还是四五岁女童的模样。

    粉嘟嘟的脸颊,水灵的杏眼,还有一头如星河般深邃的青丝垂落,遮蔽住她此时便是雪、玉、羊脂、牛奶都无法去形容的肌肤。

    而轮廓五官更是极美,如是神明去做兼职,当了个雕石工,在慢慢的时光里,以万物之灵为刻刀,慢斟细酌才刻出了如此的形体。

    哒哒哒。

    雪白赤足踩踏在龟壳上,脚步声如小鼓敲打着。

    夏极看到星空前拦着一张小女郎的面容,正俯身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

    小女郎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夏极认出面前女童,急忙道:“嫣然,等你大了再叫...”

    小女郎这才罢休,她此时觉得全身充满了奇异的力量,飘然成仙,心境也无比平和,过往的事情都沉淀了,化作了回忆,无论怎么样,她现在是真正的仙人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夏极身侧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赤诚于月下,偏偏心底完全没有杂念。

    夏极忽道:“把五行剑阵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如今,他每一个细胞都锁住了极多的能量,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让他需要做点儿什么去发泄。

    但,他又觉得根本无法发泄穷尽,此时的他就好似一个披着人皮的混沌巨兽,体内之力无穷无尽,哪怕只是弹弹手指,也如千军万马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他早已知道,这一层境界名为【细胞奥秘】,是【生命奥秘】的下一步,等同于仙人的天尊,妖族的妖尊。

    但因为这力量序列太过极端,完全走了肉体力量,所以虽和天尊、妖尊是相同阶位,但却不如天尊,妖尊,天尊有阴阳之法,妖尊有天赋神通,【细胞奥秘】有的就是一个壮实的可以击碎星辰的躯体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若是此时把夏极从宇宙抛落向前世的地星南北极,大概地星南北极会融化,海面升高,瞬间迎来一次生物大灭亡,然后夏极还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小嫣然一点眉心,元神里的五行剑阵被她引出,“呐,给你。”

    先天之剑凌空飞出。

    剑有五色。

    见风,却如走马灯般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锐金,青莲,玄水,离火,沙瀑,飞旋不已,而先天灵宝的霞光已欲漫散而出。

    夏极抬手一抓,便是一团灰蒙蒙的气包裹住了那先天灵宝,使得内外隔绝。

    “喜欢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小女郎愣了愣,她忽的明白夏极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但她心底根本不看好。

    自家男人虽然力量极强,但想要重锻先天灵宝,这是不可能的事好吧?

    但白桃花是个聪明的女人,她知道男人特好面子,你千万不能对他说“你不行”...

    所以,她有些局促道:“一...一把油纸伞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夏极应了声。

    旋即,他眉心烛照灵纹闪烁,深吸一口气,缠绕心脏处的三昧真火也如被巨力压缩、再张开、如此几下,天地之间好似出现了雷声。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他再吸一口气,张口吐出一道潺潺火流。

    这火流是混沌太阳,加上三昧真火,是天地之间“炽热”的极致。

    这种火流根本不该出现在人间。

    这火流穿过了那被他临时命名为“遗忘之球”的区域里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操纵着火流去消融四剑,却独留一把玄水剑的灵气气脉。

    然而,这先天之剑又岂是这么好相与的?

    刹那之间,那遗忘之球里,金芒刺目,木莲缠天,水呈海兽,火光激荡,沙尘让其中根本无法见物,但见一片朦朦胧胧,浑浑噩噩...

    夏极双目骤然一亮,两道九色神雷从他眸中飞射而出,落在了这“遗忘之球”中,这是他刚刚承受雷劫所留存在体内的两道雷,如今却是直接贡献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混沌之火,加上先天之雷...

    逐渐的,那区域里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极盘膝坐在龟壳上,小女郎陪在他身边,好奇地瞪大眼睛,乌黑溜秋的眸子似咕噜噜滚着的大葡萄,她感到那五行剑已经被收拾住了,这让她感到震惊,自家男人也太厉害了吧...

    她等了一会儿,直到远处幽深的海域迎来了金色的晨曦。

    巨大的涂山氏族岛屿排水而来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直接纵身凌波走上了小岛,身后海面留下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一看两人光溜溜的身体,宁宁唇角一翘,妩媚地笑了笑,再看看小女郎那模样,又捂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远处响起猴子的声音:“大公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宁宁急忙拦在了小女郎身前。

    这走光的模样可不能被别的人看去,同时喊了声:“他没事,拿衣服过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远隔着数里的孔雀便是一个纵身飞了起来,妖气化作羽翼带着她刹那落在岛屿上,目光火热地在吾皇身上扫了扫,这才道:“娘娘,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宁宁奇道:“明王,你也喜欢主上?”

    孔雀尴尬道:“上次没瞧清楚,所以刚刚才多看几眼。”

    宁宁:“看清楚了?”

    孔雀试探道:“我想绕到前面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宁宁虚眼看着她。

    孔雀小声:“好奇...”

    宁宁咳嗽了两声:“回去拿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”

    片刻。

    白桃花已经裹上了一件底色为青,镀染桃花的襦裙,这还是夏极之前从人间带来的,她赤足站在龟背上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三天了,夏极怎么还没好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便守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时光转瞬已过秋而入冬,夏极却还在炼宝,他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显然先天灵宝的重锻并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,这灵宝的等级会直接下降,而这其中的过程与其说“使得它成为新的灵宝”,不如说是“让它自己重新形成新的灵宝”,而夏极能够提供的只是混沌烛照之炎...

    这种形成虽有促成,但还是很慢。

    宁宁拉着白桃花跑到一边,两人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宁宁:“等他醒了,你就回人间吧,他不想你再卷入这战局里...而如果我们全军覆没了,你至少还能带着他的子嗣,在人间好好生活。”

    白桃花看着海浪,看着飘落的大雪,不知如何去说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自己这么一走,便如永诀一般,不知何时能再见,夏极拥有了自己原本的能力,固然可以来梦中寻找自己,引得春梦良宵一夜,共赴巫山云雨,但梦毕竟是梦,若是见着屏上双双金鹧鸪,自己会不会也如凡女般心中忧愁,思君无限?

    但若是不走,却又是任性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点点头,应了声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宁宁旋即取来了东海搜集的仙花灵草以及之前的灵丹,白桃花慢慢服下,闭门与阁中开始消化。

    然而,灵气的获得并没有那么容易,过了许久,白桃花竟是半点儿都不成长大,依然是一副可爱小女郎的模样。

    其实,即便这些仙花灵草其中的灵气不足以突破,但长大一些总是可以的...可是这规则却完全不适用白桃花。

    宁宁,三大圣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毕竟这万雷以及那一道九色先天之雷,降之必定让人神魂俱灭,哪里有这般的?

    白桃花的躯体如今是灵宝,算是几乎打通了雷劫的关卡获得的奖励,层次应该不会低。

    这总归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是不是还需要自己长大?

    多久才能大一岁?

    这些都成了谜...

    深冬。

    涂山宁宁算着日期,该过人间的年了。

    这些时候和小极在一起,也是年年过年,今年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三大圣不明白自己是妖族,为啥要过人类的节日。

    宁宁笑着说:“你们的大公子可是希望人类与妖族可以和平相处呢,他还特意编导了白蛇传,田螺姑娘,门口的小狐狸,我家的猫娘不可能那么可爱等等故事呢,他甚至还鼓励妖魔化作人形,多去人间走走,如果遇上喜欢的,不妨结成夫妻...只不过如今人间被仙佛占领,无法实施罢了。”

    三大圣目瞪口呆,吾皇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孔雀道:“不知这白蛇传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宁宁道:“我来讲给你们听。”

    三大圣搬好了小板凳,宁宁开始讲述了:“话说那是杭州的烟雨时节,却见一白衣书生行至桥上,天忽大雨,他却忘了带伞,书生身子骨弱,若是淋了雨,势必感冒发烧,而就在这时呀......”

本页内容为缓存快照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Email:19991111w#gmail.com 将#改为@即可。